酥皮与杯面

超蝙,冬叉。藏源肖家兄弟SD杀天王兄弟。麦藏麦,76麦76。DC粉,DCEU粉,我爱桶一辈子。最近磕旬斗。沉迷OW无心产出。

【冬叉】No More Good Guys(四)

Rumlow发现Winter比任何时候都更像人类,他脸上一闪而过的不甘心让Rumlow动摇



4.

 

Winter Soldier再次被解冻的时候,世界早已经不再是Rumlow最初加入九头蛇的那个样子。复仇者联盟和神盾局成了最难对付的部分。新的九头蛇领导人Alexander Pierce上台主事,启动了洞察计划,沉睡多年的Winter Soldier也重新启用。

 

 

 

Rumlow接过Pierce递过来的任务文件夹,翻开后放回办公桌上,抬头看向坐在对面办公椅里的Pierce,“Sir,我不认为我适合加入这个小队。”

 

“你的小队完成任务的质量一直不错。”Pierce看着Rumlow,露出了看似和蔼可亲的笑容,“这是组织给你的新任务,你应该一如既往的去完成它,是吗,Brock。”这是一个不容拒绝的警告,Pierce蓝眼睛里透露出的威胁并不像他脸上的笑容那般慈祥。

 

Rumlow垂下视线,桌面上翻开的文件夹里赫然出现的是Winter Soldier冰冻时期的照片,那张算得上俊气的脸泛着不正常的青蓝色,本该红润的嘴唇毫无血色。更详细的文字报告被压在照片的下一页,只露出一小片边角,可以从字句中窥见Winter Soldier已经被冰冻数年。

 

这段时光已经足够Rumlow从普通接头人爬上特战队队长的位置,并且伴随着唯一从Winter Soldier手中活下来的接头人的传说一般的名号。

 

“Yes,Sir。”Rumlow回答,合上桌上的文件夹,走出了Pierce的办公室。

 

 

 

 

解冻完成并恢复了身体机能的Winter Soldier被交到Rumlow手中,任务中明确写到这次Rumlow的主要事项是检测Winter Soldier的精神状态是否稳定,能否正常执行高强度的暗杀任务。

 

Winter从Rumlow那里得到的第一份东西,是一根热狗和一杯热咖啡。他扭过头困惑的看着Rumlow,他的脸上仿佛清清楚楚写着‘我不能暗杀一条热狗和这杯咖啡’。

 

Rumlow望进那双透亮的蓝眼睛里,Winter看起来像张白纸,用来书写任务指令的那种,没有当年Rumlow看到的茫然无措和痛苦挣扎,更像一片除了纯白的雪色以外就一无所有的雪原,Rumlow试探着踩下了第一个脚印,“这不是任务。”

 

这一脚仿佛软绵绵的陷进雪地里,没有发出一点声息,Winter拿着热狗,看上去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望着Rumlow,手上的热狗散发出浓厚的香气,和咖啡的味道纠缠在一起。

 

“吃吧。”Rumlow说着,将那杯咖啡又往他的面前推了推。

 

Winter听从命令,一口一口的咀嚼,没有表情,仿佛是在完成一项任务。Rumlow在心中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他确实有些许期待是再次见到Winter Soldier的另一面,这充满危险和挑战性,他拿出糖包,递到Winter眼前,“来点?”他朝他示意了一下咖啡。

 

视线从糖包转移到Rumlow的脸上,他摇了摇头,随后低下头继续咀嚼手中任务一般的热狗。

 

Rumlow收回手的时候忍不住勾起嘴角,他再一次发觉Winter终究是人而不是武器,人类味觉里的习惯不会轻易改变。

 

 

 

 

 

在美国队长手下工作是件有趣的事情,这个金发男人并没有Rumlow想象中的那么一丝不苟,有时候也会开点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尽管Rumlow的理智知道美国队长是九头蛇最大的敌人,但他的情感上却确确实实的崇拜这个男人的意志力和力量。

 

Steve Rogers,除去在纸面上阅读过,Rumlow还从噩梦中的Winter口中听到过,这就是Winter追问但不该提问的名字。Rumlow在借着这个卧底机会,观察对比着Steve Rogers与Winter Soldier。Rumlow的脑袋里浮现出两人并肩战斗的画面,他皱起眉头,把那样的画面甩出脑子,这不该出现,九头蛇的资产和美国队长的碰头的结果只有一个,杀个你死我活。

 

Rumlow有那么一秒钟,突然厌烦Winter Soldier曾经见过光明,短暂的一秒钟,最终Rumlow将此归结为Winter Soldier暂时归属他的手下,而他绝对不允许手下有任何二心。

 

 

 

 

 

“你的体能训练怎么样了?”Rumlow靠在墙上,看着正在拆卸枪支的Winter,整间房间都回荡着金属碰撞的声音。

 

听到Rumlow的问话,Winter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嘴角下垂着,一副委屈的样子,要不是Rumlow知道Winter的表情一直看上去有点可怜巴巴的,他甚至怀疑Winter是在跟他撒娇,嘴唇上下蠕动,语气平板的陈述,“他们太弱了。”

 

通常来说九头蛇里确实没几个人能在跟Winter Soldier的近身搏斗中撑过五分钟。Rumlow盯着Winter垂着的嘴角看了一会儿,忍住想要用手指将它拨上去的冲动,再一次开口,“新的刺杀任务好好完成。”Rumlow站直身体,准备离开。

 

手刚刚握上门把手,身后传来Winter的声音,“我想吃上次那个。”

 

沉默了几秒,Winter得到了了Rumlow的回应,“完成这个任务,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出乎意料的是Winter Soldier失手,Fury逃脱。Winter穿戴着整套装备,甚至连面罩都没摘下来就被关进房间,等待着下一项命令,九头蛇出动大批人员开始搜捕Fury,Rumlow被Pierce派回九头蛇基地确认Winter Soldier是否在稳定的状态。

 

Rumlow走进关押Winter的房间,Winter沉默僵硬的端坐在床边,低垂着头思考,一如Rumlow第一次见到他的那样,光线从装有通电栅栏的窗口透进来, 在一无所有的墙面上投射出倾斜的光条,分割墙面。Winter抬起头看向Rumlow,声音从面罩下沉闷的穿出来,“我会杀了他。”他对Rumlow说。

 

Rumlow皱起眉头,目光紧锁在Winter的脸上,这不是Winter Soldier该有的状态,他显得太过急迫了,完全失去了冰冷武器的沉稳和杀意,他又一次开始变得像个有情绪的人类。Rumlow靠近了两步,依旧沉默着,时间在静默的空气中流逝,Rumlow低下头,视线落在Winter额前的碎发上,开口“站起来,Soldier。”

 

接收到指令的Winter Soldier停顿了一秒,随后迅速的站起身,他比Rumlow高出半个头,垂下目光看着眼前的长官,嘴角紧绷着,等待下一项指令,“跟我来。”

 

 

 

 

 

 

Winter被Rumlow领到了格斗训练场,本来充斥着击打声嘈杂的训练场在两人走入后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跟随着Winter和Rumlow,搏击训练场地的人自动让开了道路,空出一片区域。

 

Rumlow脱掉外套,露出里面紧身的黑色作战T恤和交叉带,他弯下身拔出插在靴子里的匕首,直起身体,摆动手腕将匕首上抛出一个反着冷兵器光芒的抛物线,匕首的把手稳稳的落回他的手掌中,“格斗训练,Soldier。”Rumlow对上Winter的视线,示意他来跟自己对打。

 

周围训练的人渐渐围过来,环绕在周围,都想见见传说中九头蛇拳头的武力值。

 

Winter站到了Rumlow的对面,面罩完全的掩盖住了他脸上的表情,但Rumlow可以看见被他额前碎发遮挡的蓝眼睛中流转过一丝兴奋的光芒。

 

两人半躬着身体压低重心,注意力集中在对方的身上,注意着一举一动,空气中的氛围酝酿的紧张起来。Rumlow下意识的放缓呼吸,似乎这样更能将身体的每一处神经都集中起来对付Winter。Winter没有主动的进攻,他在等待,如同潜伏在浓密草丛中的豹子,压低身体,目光炯炯的放在自己的猎物身上,时刻准备扑过去,一口咬住猎物的咽喉要害。

 

Rumlow迅捷的刺出第一刀,毫不留情直击心脏要害,跟九头蛇的拳头战斗不能留情。匕首冰冷的金属和Winter冰冷的机械手臂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而刺耳的响声,围观的人群中发出倒吸气的惊恐声,没有人料到Rumlow敢如此对待九头蛇的武器。

 

Winter迅速的反应完全出于他战斗型身体的下意识回应,Rumlow步步紧逼的刺出第二刀,第三刀,Winter的身体后退着迎击Rumlow的进攻,匕首与机械手臂碰撞出火花,足以证明Rumlow的毫不手软。

 

九头蛇的武器不会一直被压制下去,冰凉的手指握上Rumlow的右手握着匕首的手腕骨时Rumlow就知道这场战斗结束了,疼痛感穿透他的每一丝神经,他几乎要扔掉手中的匕首。Winter轻松的将Rumlow掀翻在地上,他压制在Rumlow身上,两人的距离近到Rumlow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他想要开口结束这场训教,嘴唇开启,只剩下不平稳的喘息,高度集中精力,让短暂的交锋变成沉重的精神压力,压的Rumlow气喘吁吁。缩短的距离使得两人的呼吸理所当然的交织在一起,Winter望进Rumlow琥珀色的眼睛里,脑海中突然闪现阴冷潮湿的旅馆中,蓝眼睛也进这样一双琥珀色的眼睛里,那双琥珀色瞳仁里包含的情绪突然压垮了Winter,他短暂的分神。

 

Rumlow抓住了这个时机翻盘,翻身压住了Winter Soldier,冷冰冰的刀刃抵在脖颈薄薄的皮肤上,凉意夺回了Winter的神智,他依然看着Rumlow,Rumlow骑在他身上,低下头,之前细密的集中在额头的汗水汇集在一起,沿着太阳穴下滑,路过Rumlow棱角分明的脸颊,到达他的下颌。Winter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他的眼神贪恋的舔过自己目光所能触及的一切,身体似乎有了变化。

 

“战斗的时候应该集中精神。”Rumlow手中的匕首离开了Winter的脖子,他缓慢的站起身,看着还躺在地面上的Winter,“你该明白这次任务失败的原因了。”他说。

 

周围的人群议论纷纷吵吵嚷嚷的的讨论着Winter Soldier被特战队长打败的事实。Winter听不见这些,他抬起自己的机械手臂,仿佛能看到自己刚才触碰Rumlow手腕的感觉一般,沉默的凝视着。天花板的灯光有些刺眼的穿透指缝,金属泛着冰冷的光芒,Winter眯起眼来躲避光线的刺激,他的脸上一瞬间闪过微妙的属于人类的动容的表情。这样的表情太过快速的消逝在Winter厚重黑色的面罩后,无人察觉。

 

他从地板上爬起来,安静的离开训练场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如他安静的来。Rumlow尚未将匕首收好,他的视线穿过面前人群对他崇拜的关注,注视着Winter离开的背影。

 

 

 

 

 

 

 

眼前是了无边际的雪原,白茫茫的一片,冰凉的雪花飘落在已经麻木失去知觉的皮肤上,扭头,视线触及,鲜红的血液,刺痛了双目。

 

“巴恩斯中士。”男人鼻梁上的眼镜完全无法阻挡他眼中的兴奋。

 

随之而来跳入脑海的是狭小的冰封仓和刺骨的寒冷。

 

 

剧烈的疼痛一下下的敲打着Winter的太阳穴,抬起手臂轻易的讲修理胳膊的白大褂掀翻。黑洞洞的枪口立刻指向了他的脸,头发垂落在面颊上,脑海里断断续续的画面干扰了Winter,他感到刺骨的寒冷侵入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也许是因为他正赤裸的坐在冰冷的电椅上,被打飞的白大褂捂着由于撞击墙面而阵痛的胸口从地上利索的爬起来,躲到了持枪的士兵身后,谨慎的盯着Winter Soldier。

 

繁杂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Pierce领着特战队的队员走进房间,士兵们依然警惕的举着枪支,直倒身后的铁门发出清晰的落锁声,Pierce明确的摆手让他们放下武器,一众士兵才放下已经举酸的手臂,神经没有放松,依然高度紧绷着,他们时刻牢记着面前的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他是九头蛇最强的武器。

 

Rumlow站在Pierce身后,目光落在一脸怅然若失静默坐着的Winter身上,看着他露出这样的表情,Rumlow不自觉的皱起眉头,他知道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征兆。

 

“任务汇报,Soldier。”Pierce用严厉的语气命令道。

 

武器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他甚至没有抬起头看向Pierce,这是对长官的不尊重,在场的所有人都摈住呼吸,小心翼翼的看向Pierce。Pierce看起来十分平静,没有动怒,他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语,严厉的眼睛紧紧的盯着Winter。

 

Rumlow看着Winter,手心泛起的汗液浸湿了手掌。

 

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Winter的脸上,Winter的脸顺着巴掌的力道偏离,Rumlow下意识攥起拳头,指尖陷入皮肉之中,疼痛让他醒神,他不该做出这样的反应,房间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失常的武器身上,Rumlow的视线快速的扫过四周,随后抬起手臂交叠在胸口前,来掩盖前几秒自己失常的动作。

 

Pierce蹲在Winter的面前,语重心长,彷如教育自家叛逆不听话的孩子一般,讲着大道理,关于Winter Soldier要给世界带来秩序的与九头蛇的正义所相关的一切。Winter在他教导般的词句中,有了回应,他缓慢将自己被掌箍而偏转的脑袋转了过来,视线直直地看向Pierce,“我认识桥上那个人。”

 

短短一句话,每一个词语都仿佛一条绳索,一圈圈的扼住了Rumlow的喉咙,他的呼吸在一瞬间停滞。这是他从认识Winter Soldier开始,就想要向他隐瞒的事实,他是美国队长的伙伴,他属于真正的正义和光明的一方。此刻他还没能完全回忆起关于自己的身份,他也从没能完全回忆起关自己的一切,九头蛇不会于给予Winter Soldier这个机会,他们需要他作为一个稳定的武器。

 

但是Winter Soldier没有放弃过追寻自己的记忆,亦或者是他的本心。Rumlow的视线移到Pierce的脸上,他的表情看起来不动声色,但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的到空气的凝滞以及Pierce的怒气。

 

Pierce审视的打量Winter脸上寻求答案的表情,毫无波动的开口对白大褂命令道,“给他洗脑。”

 

“可是他才刚解冻不久,恐怕……”白大褂在Pierce眼神的扫视下将后面所有反对的句子咽了回去,立刻行动起来准备Winter Soldier的洗脑工作。

 

Rumlow的视线回到Winter身上,他看着白大褂将硬物塞进Winter的口中,他的顺从的张开嘴,一如往常接受任务的顺从,但Rumlow注意到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不甘心,他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Winter Soldier比任何时候看起来都更像一个人。

 

见洗脑工作顺利进行,Pierce转身离开,Rumlow回过神,紧跟Pierce的步伐。身后是洗脑机器运转的金属清楚的扭转声,他下意识的回过头,在即将看到Winter被克制在洗脑椅上的时候又回转回来,加快脚步跟上Pierce。

 

他不应该有任何停留,美国队长这个对九头蛇来说最大的威胁还未解决,特战队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忙。Winter撕心裂肺的嘶吼声从走廊尽头的房间传来,穿过走廊与士兵靴子踏步的步伐声混杂在一起,敲击着Rumlow的耳膜。Rumlow闭了闭眼,跟随Pierce走进电梯,在电梯门合起的一刻,终于将Winter的声音隔绝在外。Rumlow不知不觉的松了口气。



TBC.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