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皮与杯面

超蝙,冬叉。藏源肖家兄弟SD杀天王兄弟。麦藏麦,76麦76。DC粉,DCEU粉,我爱桶一辈子。最近磕旬斗。沉迷OW无心产出。

【Gradence】单身父亲(AU 养父!Graves/养子!Credence)

配对:养父!Graves/养子!Credence

 

分级:NC-17

 

警告:会有未成年人幻想式性行为注意。人物OOC注意。

 

注释:现代普通人AU,议员Graves为了给自己增加支持率,收养了一个孩子。

看上去13岁但是实际上16岁的Credence。

它本来该是一篇pwp,可我废话太多了。

都是胡编乱造没有任何逻辑可以深究。

这个脑洞洞了一个星期,断断续续只写了这点,本想一发PWP完结,结果越写越像温情向,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这个梗,如果有人喜欢可能会继续写完吧……OTZ……大概……

 

 

 

 

 

001.

 

如果Graves想要更多的支持率,他就必须做出一个更完美更能虏获人心的事。公益环保项目已经司空见惯,人人都能做这个,政绩这种东西也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做成,他需要的是快速提升公众形象的东西。

 

而收养一个孩子严格来说并不是Graves的首选项,离异单身没有孩子需要抚养,他没有任何养育孩子的经验和能力。他的秘书建议他先去孤儿院看一看,可以选择一个乖巧听话年纪不太小不太大,只需几年就可独立的孩子。

 

“把那孩子送进私立学校,给他最好的资源,然后成年送进常春藤,你的名声保证会提升不少,人人都知道优秀的孩子有个优秀的父亲,而你的选民会爱死好父亲这个头衔。”他的秘书奎妮说着,将几家孤儿院的资料放在Graves的办公桌上。

 

 

 

 

 

收养孩子不是Graves的首选项,收养那个安静的男孩更加不是Graves原本期望的那样。

 

“我们这里的孩子都很乖巧,Mr.Graves。”短发的女人面无表情的称述,她看起来毫无积极性,仿佛不希望这里任何一个孩子被领走。

 

Graves点点头,环顾这个昏暗的房间。他赶上了孩子们的吃饭时间,约摸二十五平米的房间里拥挤着三十个端着小碗的孩子。他们的年龄有大有小,最大的看上去十六七,最小的才四五岁,几乎被淹没在排队打饭的孩子中,他们都安静的不可思议,没有任何交谈的声音,只有饭勺和碗碰撞时发出清脆的响声,房间里弥漫着让人不适的氛围。

 

Graves抬头,看向房间唯一的光源,不大的窗户在靠近天花板的位置,停在上面的鸽子歪着脑袋和Graves对视,窗玻璃已经泛黄,窗沿上布满了鸽子屎。Graves觉得这个环境简直糟透了。

 

响亮的声音打断了Graves在心里厌恶的抱怨,有个孩子摔了他的饭碗,所有人都停下自己的动作看着那个摔倒在地上的男孩,Graves注意到那位女士,玛丽·露·拜尔本脸上表现出愤怒,她紧咬着后牙槽,太过用力导致她面部的肌肉都变形。

 

“Credence。”玛丽·露的声音颤抖着从喉咙中溢出来,地上的男孩儿也颤抖起来,他的颤抖源于恐惧。

 

蘑菇头的男孩儿迅速的将拿着沾满灰尘的米饭刨进自己的碗里,完全不在意那已经不能吃的食物,他看起来更在意地板是否恢复了刚才的干净。他在玛丽·露的注视下爬起来,低垂着头,捧着碗,几乎要将脸埋进碗中,“我很抱……抱歉……女士……”他的声音又小又抖,如果不是这个房间安静的只有呼吸声,Graves根本不能听见他的这份道歉。

 

玛丽·露完全没有被这份道歉所触动,她的声音冰冷的可以冻结这个房间,“放下你的碗,然后回你的房间去。”言下之意是Credence不配拥有这顿午餐。

 

Credence抬眼,他的黑眼睛里透着一丝委屈,蠕动的嘴唇断断续续的吐露着听不清的话语,他站在原地没有移动,这激怒了玛丽·露,她拔高声音,“我说回你的房间去,现在,Credence。”她在‘现在’和‘Credence’上放了重音,Graves发现这吓坏了Credence,因为他像触电了一般明显得抖动了一下他的身体。

 

Credence颤抖的声音提高了一点,结结巴巴的吐露出了几个词句,“是……是……是……A……Aiden……推推……我……”人群中有个小男孩往里缩了缩。

 

玛丽·露的嘴角紧绷,她的眼神像鞭子一样抽打着Credence,“回你的房间去。”她又一次重复了自己的命令,Credence的脚反复磨蹭着地板,不太愿意挪步,Graves看见了他的泪水,他暗自猜想Credence可能失去了他的晚饭,玛丽·露看起来是如此的愤怒,必然不会轻易放过Credence。

 

房间里的众人恢复了动作,孩子们捧着碗得到了他们的午餐。Credence拖着步伐挪到了两人身边,Graves敏锐的发现了他端着小碗布满伤痕的双手,Graves皱起眉头,他开口喊住了男孩,“等等,Credence。”被突然叫到名字的Credence吓了一跳,他停住脚步,侧过身体怯生生的看着Graves,Graves忽视了玛丽·露投射过来的不满目光,他走上前,站在Credence的面前,“让我看看你的手。”Credence的目光迅速的看向了玛丽·露又赶紧收回来,他想藏起自己的手,但因为端着盛满沾着灰尘的米饭的小碗,他的双手无处可躲。

 

摊开在Graves面前的手掌布满了伤痕,新的泛红开裂的伤口叠压在那些旧的已经变色的长条形伤口上。Graves的眉头拧在一起,他又查看了Credence的另一只手,一模一样的状况,布满伤痕,Graves感到胸口涌上来的愤怒,“你就这样当孤儿院院长的吗,女士,这样对待孩子们?”房间里的所有人仿佛又一次被按下了暂停键,三十多双眼睛都投射到Graves的身上,没有人敢接话。

 

玛丽·露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恐,“这是Credence自己弄伤的。”她底气不足的说着,瞪视Credence,想让他承认这个说法。

 

在Credence开口前,Graves先一步开口道,“不要试图侮辱我的智商,女士。”他朝着Credence伸出手,一个邀请的姿态,“你愿意跟我走吗?Credence。”

 

Credence抬起头,第一次他把头抬的这么高,他望着Graves,眼睛里闪烁着惊讶和希望的光芒,“愿……愿意……”他结结巴巴的回答,然后将布满伤痕的手放进Graves宽大的手掌中。

 

 

 

 

 

002.

 

Graves领养了Credence,当他办理收养手续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Credence已经16岁了,他瘦弱矮小,看起来也不过13岁,Graves带着Credence在医院检查了身体,没有患病,只是有些营养不良,除此之外,后背上还有些老旧的伤痕。

 

Graves以议员身份雷厉风行的整改孤儿院,罢免玛丽·露·拜尔登的院长职位,自己出资重新修缮了孤儿院,以让孤儿们获得更好的生活环境。

 

 

 

“这是你的房间。”Graves打开卧室门,向身旁的Credence展示,这是Credence梦寐以求的,一个单人的房间,一米五的床,他甚至可以在上面翻滚,Credence新奇的打量着这个房间,手小心的摸上柜子上的陶瓷娃娃的摆设。

 

“这里放着内衣,还有袜子。”Graves说着,拉开了柜子下面的抽屉,里面摆着整整齐齐的内衣裤,还有卷好的一双双袜子,“衣柜里有新衣服,如果你不喜欢这些款式就告诉我,我带你去买新的。”Graves合上抽屉,笑着对Credence说道,他希望自己看起来没有太严肃,不会吓坏这个孩子。

 

Credence坐在床边,柔软的床铺因为他的体重陷下去,这惊到了Credence,他几乎要站起来,但又坐了回去,他从未睡过这么柔软的床铺,拿起床头的小熊玩具,轻轻揉捏,Graves的声音变得有点尴尬,“奎妮坚持要送你一个,她认为你会喜欢。”

 

Credence沉默的和手中的小玩具对视,他抬起头,看着Graves,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他可能几乎没使用过这个表情,“我很喜欢,Mr.Graves。”

 

“你不用这么叫我,”Graves坐到Credence的旁边,“我不会让你叫我Daddy一类的,我可习惯不了这个,你可以叫我Percival。”

 

Credence抿了抿唇,“好……好的……”

 

Graves站起身走到房门口,回头看着还抱着小熊玩具的Credence,“那你好好熟悉一下房间吧,你可以随便改变这里的格局,现在它属于你了。”在看到Credence点头后,关上了门。

 

 

 

 

TBC.

评论(12)

热度(195)